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到处知何似,梦醒凭栏月半秋。

云斋

 
 
 

日志

 
 

正常人了  

2009-10-25 13:52:21|  分类: 一江春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二下午,绍勇说:“今天感觉不舒服的或者想回家休息的四点半想走就走吧,明天开始就要用正常人的标准要求你们了。”于是,坚持到8点的只剩下9个人。不过这已经比周一多一个了。两天下来,“全勤战士”只剩下3个——周迪、高雅宁、孙巍。真不是一般战士啊~

周三下午自习课,晓荃饿了,想订米线,正好我也有点饿,就跟她一起订了。没想到这让某人很吃醋以致出言不逊激怒了晓荃,结果挨了一袋醋——吃米线调味用的醋。醋洒了一地,连带着小可和燕子也成了受害者。那一碗米线确实提供了不少能量——至少四天了,我到现在还没觉得饿呢(当然每天三顿正餐还是照常的)。

实验楼四楼是个好地方。虽然开窗通风的时候有点冷,但那里靠小花园又近,又清静,真是个很安逸的地方,有点像是世外桃源了。实验台还比正常桌子大些。若是凳子再舒服些、屏幕颜色再正常些,那这里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地方了。不过,学校是不会让我们总呆在这里的,病好了总是要回去的。三班被放到了阶二。彦彦把语文课搬到了小花园水池边,语文课俨然成了活动课:丢手绢(丢核按钮),唱歌……徒有羡鱼情啊。

周五体育课时又去了实验楼。门前的匾额全都摘下来了,放在楼前的草地和停车场上。数了数,一共二十一块。辽宁省化学会2004年发的“辽宁省中学化学竞赛基地”的匾显得十分刺眼。24中的化学已经没有当年的风采了。想起现在盛传的实验楼要拆的消息,我不禁轻叹一声,又走进了这座昨天刚刚搬出的楼房。这一次,是凭吊。4楼物理组在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已经被收拾得一尘不染。绍勇的临时办公室——物力准备室的门还是开的,可能是忘了锁吧。三楼半的阳台上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但听声音并不能分辨出是谁。我索性从小楼梯上楼了,就像前几天一样。上个学期,化学竞赛预选赛之前,我也曾从这个小楼梯上到五楼。不过当时是为了不打扰三楼、二楼半和三楼半的学生物竞赛的同志们。我喜欢坐在五楼北面的窗台上。窗外像是一线天,可以窥见乒乓球台。薄薄一层玻璃外面是五层高的深渊,于是生与死的距离也就这几毫米。南面,从大楼梯可以传来三楼和三楼半的声音。我只在乎这声音。我不想惊动阳光照着的三楼半的阳台。

又想起了姥姥家的老房子。那是三十年代就盖起来的老房子了,房子里面有不少属于猫和老鼠的通道。老鼠并不是特别讨厌的东西,它们的力量在有猫的时候还是很有限的。屋子前后都有菜园,阳光很温暖。如果后面不盖楼房,那简直是个完美的居所。姥姥和姥爷在那里过了大半辈子。但这个都市中的田园哪里经得起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刷。先是后面盖起了房子,这里没有了阳光,变得阴冷潮湿;后来,他自己也没能幸免。它的位置现在是一栋13层高的楼房。其实它是隶属于部队的,但部队又能如何,除了动迁费比地方还少!童年的记忆便也深深埋葬在那混凝土的地基之下了。

实验楼,祝你平安。

下周一、周二,也就是明天和后天就是期中考试。以往在24中以内进行的任何一次考试都没有这次这么重的分量。方平心态吧。大家都要加油。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