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到处知何似,梦醒凭栏月半秋。

云斋

 
 
 

日志

 
 

浅谈《红楼梦》中的诗词  

2007-11-11 14:24:47|  分类: 柳暗花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国的古典名著中,诗词并不少见。像《三国演义》开头的一首词《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和《水浒传》中宋江的反诗: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这些都是很多人都能脱口而出的作品。但在这两部小说中,诗词所起的主要作用在于烘托自然景观或推动情节的发展;而在《红楼梦》中,诗词被赋予了更多使命。比如,曹雪芹用诗词的形式注明撰述来由,陈述立意本旨。像第一回中的《题金陵十二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在二百多年前的那个时代,小说还被当成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是“正统”的知识分子所不屑一顾的。写恩恩怨怨的爱情是“荒唐”的,写封建家族内部的腐朽、败落更是“荒唐”的。曹雪芹写此书时,自嘲地“承认”了这一点。但是,他写书绝不是给世人解闷的,而是把自己经历的悲欢离合与世态炎凉加以艺术的概括和提炼,来寄托难以言喻的感慨。

   在整部《红楼梦》中,以作者自己的名义所写的诗词仅此一首。似乎他在写作此书时就已预料到几乎不会有后人完全理解他在此书中所表达的情感。正如作者所料,在这二百多年中,有人向往荣府的富丽堂皇,有人羡慕书中的歌舞繁华,也有人以宝、黛自命。但无论何人读之,都会为主人公的命运揪心,都不免为有命无运的金陵十二钗留一把辛酸之泪。

   细细品味书中的诗词,有时便会感到它在向我们暗示一个不想看到却又无法逃避的结局。用诗词来隐喻人物的命运是《红楼梦》诗词中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即“诗谶”。此类诗词在书中有百首之余,其中最典型的是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钗的判词和《红楼梦》曲十四首。这里以《正册》中的第一首为例: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这一首说的是黛玉和宝钗。“雪”谐“薛”音。第一句说宝钗有着封建阶级女性最标准的品德。“停机德”用的是汉代乐羊子之妻的典故。乐羊子在外求学,嫌学业太艰苦便跑了回来。他的妻子当即把快要织好的布给剪断了,并以此比喻求学过程中半途而废、虚度光阴的行为。惭愧不已的乐羊子马上返身,从此七年不回家,终于学有所成。后来,人们就用“停机德”来代表封建妇德。第二句是说林黛玉有着极其出众的才华。“咏絮才” 的典故出自《世说新语》,故事说, 晋代名门大家的谢道韫极富才思,有一次下大雪,谢道韫的叔父谢安,对雪吟句说: “白雪纷纷何所拟?”道韫的哥哥谢朗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 谢道韫接着说:“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一听,大为赞叹。从此,谢道韫变成了才女的代表。第三句中“玉带林”三子反过来正是“林黛玉”,作者在此举重巧妙地暗示了林黛玉终将夭亡,而宝玉始终对她念念不忘。第四局中的“簪”,有的版本写作“钗”,暗示宝钗虽如愿嫁给了宝玉,却要在清贫的生活中守一辈子活寡。黛玉、宝钗这对情敌中没有胜者,他们的命运都是可悲的。

      起到“诗谶”作用的绝不仅仅是第五回的判词和曲。此类诗词在书中,尤其是前80回中几乎随处可见。像第38回中,贾母领着众女眷在藕香榭赏花饮酒吃螃蟹,欢乐非凡。宝玉和众小姐们酒足蟹饱之后,诗兴大发,分题作了12首咏菊诗。比如湘云的这首《菊影》: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由爱菊花而爱菊花的影子,极力描绘日光、月光、月光下菊影的各种形象,从形象上看,这同一般有闲文人吟风弄月的诗作也无不同。但溪芹(曹雪芹的字)让湘云咏出这样一首情调黯淡的诗,是有其用心的。“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显然是暗示她未来的命运凄惨。吃肥蟹,饮醇酩,赏艳菊,作佳诗,何等富贵风流!然而透彻的气息是如此凄凉惨淡。这是《红楼梦》中非常常用的手法,也是曹雪芹的高明之处。

   在诸多人物中,作者对林黛玉着笔最多。除了《咏白海棠》,《菊花诗》,《螃蟹咏》和《柳絮词》外,作者还替她吟咏了《葬花辞》《题帕诗》《秋窗风雨夕》《五美吟》《桃花行》等名篇。如果没有这几篇沁人心脾的佳作,黛玉的形象和有关她的故事情节会受多大的损失!试看这首《葬花词》: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一天是芒种,大观园内热闹非凡;只有黛玉一个人默默地来到和前些日与宝玉共同葬花的花冢前,边葬花,边哭泣,边吟出这首“似谶成真”的《葬花辞》。她如泣如诉,泪和血凝,不愧为独步古今的“黛玉咏叹调”。斥榆柳、燕子,是在斥责那些无情的人;而那风刀霜剑不正是控诉那让人伤心的世界吗!如果我们把《葬花辞》同荣府中所有青年女子的命运联系起来思索,又觉得这不仅仅是黛玉一个人的诗谶,同时也是大观园群芳共同的诗谶。作者曹雪芹通过这首诗,欲为黛玉悲哭,同时也为“千红一哭”,为“万艳同悲”。

   《红楼梦》中的诗谶,都是在作者安排好人物结局的前提下,想方设法在诗中点点滴滴向读者预示其命运的。这些诗谶终将得到应验,它的各种预示是明确无误的,符合每个人物的性格和社会现实,也表现出了作者本人的命运。然而,遗憾的是,《石头记》原稿的后四十回已丢失,后人永远不可能直截了当地看到曹雪芹为他的伟大悲剧所设计的惊人结局。“诗无达诂”,如果把前80回中的诗谶比作诗谜,那么它们的谜底都在后40回中。现在,全部谜底都已无处可考,所有的诗谶便成了永远没有达诂的诗谜!也正是因此,红学研究者任重道远,前途无可限量。这也正是红学的魅力所在。

   而在《红楼梦》之外,曹雪芹只留下了两句残诗: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溯鬼排场。

他的这两句诗构思新奇,堪称绝妙。像这样精妙的残篇断句,难道不应当在中国诗歌史上写下一笔吗?或许作者早就知道世事风雨会使他的诗稿遗失,于是便在《红楼梦》中加入了大量的诗词曲赋,使后人还能从另外一个侧面来追慕他的诗才。

   《红楼梦》后40回中也有诗词出现,但高鄂创作的诗无论从构思、语言还是“按头制帽”的本领上讲都比曹雪芹要笨拙一些。愿同学们在读《红楼梦》时多多揣摩作者在诗词中所表达的情感和要暗示的情节,或许就能对这本书有所感悟。

 

(参考文献:刘耕路《红楼梦诗词解析》)

 

                            楚云

                         去     飞

                       北         逝

                     江             不

                     湘             复

                       过         回

                          雁    兮

                            南归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